缅甸克钦独立军士兵。<-- /hmedia -->即便今天,缅甸的" name="Description" />
您当前位置:新闻频道 >对外交流信息 >浏览文章

缅甸骤变 中国何为

2011/12/5 0:00:00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缅甸骤变 中国何为

发布时间:2011-10-13 00:59:54

 | 时代周报 | 150期 |  <-- 分享 --><-- /分享 -->

<-- /hmedia -->

即便今天,缅甸的许多地方,时间仿佛停滞,破落的西式院墙上爬满了藤蔓。但在仰光、曼德勒等大城市,变化已呈加速之势,无论经济、社会还是政治。而这些变化,必将影响缅甸之外的国家,尤其是中国。边界安定、地缘互助以及投资利益,中缅关系包含着太多的层面。面对缅甸之变,中国因势,顺势?

从地缘角度来看,当地理发生变化,旧有的接触模式将会消亡,陌生人将变近邻,穷乡僻壤也将成为新的战略要地。缅甸作为中国与印度之间的战略要地,必将改变“龙”与“象”千百年来的共处模式。中国又将如何谋定未来?

本报记者 尹鸿伟

一度被国际社会严重孤立的缅甸正在摆脱以往的尴尬境地。继推出新宪法,选举出新总统,并释放长期监禁的昂山素季后,将军们逐步退隐后台,文官政府则开始以诸多醒目事件凸显自己的角色。

9月30日,缅甸总统吴登盛宣布,本届政府任期内搁置伊洛瓦底江密松水电站大坝项目。“该项目主要由国有中国电力投资集团负责,去年已在缅北克钦邦开工,为缅甸政府计划沿伊洛瓦底江兴建七座梯次电站的首座。”长期研究中缅关系的国际学者石安达介绍。

10月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答记者问时表示,中国政府一贯要求中国企业严格按照所在国法律法规履行责任和义务,敦促有关国家政府保障中国企业的合法和正当权益。密松水电站是中缅两国的合资项目,经过了双方的科学论证和严格审查。对项目实施过程中的有关事宜,应由双方通过友好协商妥善处理。

“虽然此事件不会对中缅整体关系造成长期的损害,但中缅交往不能再停留在传统的方式上。”石安达称。

对于缅甸,中国对这个东南亚地区的主要盟友有更多的利益考量,彼此的亲近更反映在经济往来方面。2010年,双边贸易已达到44亿美元,中国在缅甸的投资达到123亿美元。

目前,中国在缅投资主要集中在能源、电力和基建等领域,约占缅甸外商投资总额的四成。而面对缅甸政局不可预见的未来走势,中国的投资需未雨绸缪。

中国投资之困

10月2日,新华社发表了中国电力投资集团总经理陆启洲的声明,强调了吴登盛今年2月视察密松水电站时明确表示要加快工程建设进度。陆启洲认为,中缅两国已经同意进行的项目“现在突然提出搁置,让人不得其解”,并称“项目经过充分的科学研究和论证,将对缅甸经济社会发展作出显著贡献”。

经常深入缅甸境内的调查学者戈叔亚的一些见闻似乎能说明一些问题:“3月份我在缅北密支那碰见许多大型工程车和机械受到阻挡不能前往施工地区。”

缅甸政府一直面临着重重压力,尤其是贫困的经济现状迫使其不得不在筹措资金、发展经济方面多努力,因此近年来加快了与中国的合作步伐。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中国企业在缅甸少数民族控制地区进行投资时,已经很难避开缅甸政府与地方民族武装的利益矛盾。

6月9日,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发生小规模军事冲突,随后渐渐演变为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掸邦SSA部队、泰缅边境掸族约色部队(原坤沙部队的分裂部队)、泰缅边境的克伦武装和克耶民族武装的内战,在缅甸的许多边境地区,难民又陆续开始出现。

“今年3月,克钦独立军军委主席恩板腊受邀前往美国访问,在会见美国会众议院、参议院的代表时,他希望后者帮助解决缅甸的民族问题,美方则表示要尊重中国的意见。基于自身民族生存的考虑,恩板腊认为协商对话应有联合国、东盟及中国、美国、印度等国际社会的代表参加。”石安达说。

据缅甸军事政治问题专家耶博雍籍牙介绍,克钦独立军的历史与二战中美军101部队克钦(景颇)突击队有关,至今美军中仍然保留其部队番号并有101部队基金会,现在其公开与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往来,并希望将后者的力量引入缅甸国内局势,自然引起中国方面的警惕与不满。在中国拒绝与其保持正常往来后,克钦独立军也一度铤而走险,比如单方面关闭口岸,禁止中国商人在缅甸投资栽种的20万亩香蕉产品运回中国销售等。

云南省东南亚研究会顾问、缅甸问题专家令狐翰卿认为,缅甸政府使用武力多年也无法解决国内民族武装对立的混乱局面,证明这样的方式行不通,因此9月6日其与佤邦联合军、勐腊军分别达成“维持现状、搁置争议、恢复往来、合作发展”的和平协议很可能会成为一种长期的模式存在,并且适用于其他十余支民族武装。

这种模式也将是中国企业和决策者需要仔细斟酌和考量的。

位于缅北克钦邦的水电站项目是较为突出的中缅合资项目。但2006年以来,克钦当地民族组织不断以生态危机和宗教信仰危机为由要求停建水电站。

一个名为“克钦发展网络组织”的非政府组织一直在密切关注七座水电站的修建计划。早在2007年,其发布了一份《关于伊洛瓦底江电站建设的报告》,介绍了受影响地区的环境状况和民众对建设电站的态度。

“部分中国企业为了获得利益对于在缅甸投资中发生的各种情况秘而不宣,致使中方决策者对缅甸的实际情况不了解,甚至误判。”在缅甸从事经济工作20年,中国一大型国有企业驻仰光代表红波说。

他表示,密松水电站的事件很可能引发中国在缅甸所有重大投资项目都会被重新评估的风险。中方应该重新审视中国企业在缅甸投资的情况,主动对其方式方法进行深入评判,发现需要纠正或制止的情况必须痛下决心。

“如果不了解目前甚至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民族矛盾是缅甸联邦的主要矛盾,单独与缅甸政府在管理争议未获解决的民族地区签订投资项目,就会陷入民族矛盾的冲突中,直至造成财产和人员的重大损失。”红波提醒。

2009年8月发生的“果敢事件”,造成边民伤亡,大量难民涌入,直至引发了中缅边境沿线2000公里的社会动荡。耶博雍籍牙说:“中国恪守‘互不干涉内政’原则和‘永不称霸’的外交承诺;但另一方面,缅甸一直动荡,中国边境安全受到危害。”他认为,中国必须更加清醒、灵活对待缅甸问题。

“如果缅甸发生严重的政治变革,极有可能危及中国的投资利益。”红波说,“这些损失不仅仅是近期的水电站,还可能包括已经动工的中缅油气管道,甚至使计划中的中缅高速公路、高速铁路等重大项目无法进行。”

10月10日,缅甸总统特使、外交部长吴温纳貌伦到访中国,分别与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外交部长杨洁篪举行了会谈,就密松水电站项目问题进行了深入沟通,同意本着友好协商的精神妥善处理有关事宜。

西方政治影响

缅甸国内的一系列变化使外界的注意力不断集中到新总统吴登盛身上。吴登盛1945年5月出生于缅甸南部伊洛瓦底省,经历与前军政府许多高官类似,从缅甸军事学院开始军旅生涯,最终步入军事和政治舞台中心。今年3月30日,缅甸军政府宣布向民选政府移交权力,其作为新总统正式宣誓就职。

吴登盛的上台,希望给予外界军政府已经转型的示意,而当时以美国和欧盟为代表的西方力量一如既往地指责其“专制独裁、镇压国内民主势力和少数民族”,继续对其进行封锁。

但随后新政府的许多举动令外界吃惊:释放了包括昂山素季在内的部分政治犯并与其政治对话、解除网络封锁、公开国民议会过程,允许自由报道民主力量和反对党的活动、允许外国媒体在缅甸设立记者站……

“不再把鸡蛋集中在一个篮子里已经成为缅甸政府的新抉择,其希望按照自己的步伐改革,同时与外界公开接触,这样的变化已经引起欧美国家的高度兴趣。”耶博雍籍牙说。

曾经从军的戈叔亚表示,“缅甸转向肯定是真的,当然速度有多快、力度有多大还需要观察。那些还在怀疑缅甸政府是在做秀的人真应该转变思路了,否则损失还会进一步加大。”

“军事行动的不顺利迫使缅甸新政府改变策略,采取拉拢民主派代表人物昂山素季和分化民族武装的手段寻求和解,唤起欧美的政治承认及恢复经济援助。”石安达表示。

昂山素季恢复自由后不但积极呼吁政府军与民族武装停火、和谈,还表示不赞成缅甸出现阿拉伯那样的暴力革命和政治骚乱运动,缅甸目前正在发生的变化使她相信新政府是在真心进行政治变革,需要给新政府时间。

同时,昂山素季呼吁保护缅甸最主要河流伊洛瓦底江的生态安全,要求对水电站项目进行重新评估,并对当地移民的生计表示关切。其后,她更对政府搁置密松水电站项目表示欢迎,认为政府倾听人民声音非常好,每个政府都必须这样做,政府需要努力解决人民担忧的问题。

“欢迎昂山素季进入联邦国会担任议员,出席政府经济论坛,同时希望全国民主联盟尽快合法注册参加选举等情况表明,缅甸新政府正试图与民主力量和解,双方已为取得‘为了国家和人民利益而搁置争议进行合作的共同立场’不断交换看法。”令狐翰卿说,“之前缅甸军政府一直面临内外交困的窘境,这些变化显示出缅甸军政府领导人丹瑞大将的政治智慧。此举有可能彻底解决与国内另外两股政治力量—民主势力和地方民族武装长期的明争暗斗,更有望突破国际社会的经济封锁和政治孤立。”

对缅政策需灵动

由于对民主派和民族武装问题的主要矛盾没有得到解决,缅甸社会的转型将是一个长期复杂的过程。但缅甸民主大选后,社会的各种不稳定因素活性将会降低,转型的前景是稳定而不是更乱。

现年77岁的丹瑞会不会马上交出所有权力,或继续作为缅甸军队的最高领导人影响政坛,目前都还是未知数。而这些现实情况的存在将关系到中国的利益。

“目前,缅甸除了卫生部、教育部、劳工部与国家计划和经济发展部外,大多数的部长和内阁仍然由军队官员控制着。”令狐翰卿说,“这些情况意味着总统吴登盛需要平衡各方利益,尤其是要眷顾长期占主导地位的军方势力。”

由中国投资,从云南腾冲至缅甸北部密支那的新建公路已经通车数年,中国曾经希望将该公路延伸进印度东北地区,但该公路目前收效甚微,甚至无法开通正常的运营班车。最大的原因是缅甸政府军与沿途地方武装由于政治、经济利益一直冲突不断,而且政府军也很难在短期内取得完全胜利,这些情况将长期影响到这条公路的安全和效益的体现。

“克钦独立军并不是矛盾的主动方,先前我一直认为缅甸政府与克钦地方势力的冲突会对密松水电站的建设造成一些影响,但不可能使项目完全停止。”石安达说,“根本没有想到缅甸国内的政治意外促成了这一结果,外界之后的种种猜测与非议都很难扭转这个局面了。”

耶博雍籍牙认为,中方应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认真总结调整对缅甸从意识形态到实用主义外交政策的经验教训,避免继续遭受更大的损失。

一年一度的“中国-东盟博览会”将于10月下旬在南宁举行,缅甸副总统丁昂敏乌将率团出席,外界认为中缅双方政府及企业都会把密松水电站项目当作一个重要议题。丁昂敏乌对华立场一直友好。

红波提醒,中国的传统公关手法难有效果,而应该从另外的角度入手,尤其要注意克服缅甸政府对于民意的态度。

“要顺利地建水电站,必须回到引起争议的问题核心,即解决缅甸政府和克钦邦民族对立的问题。”石安达建议,中国政府和企业应该主动与克钦独立军及宗教团体、民间组织沟通联系,听取、解决他们的合理要求,重点做好移民的生活和生产安排,减少对抗和摩擦;同时邀请后者参观考察中国国内在大河流域建设的水电站工程,了解建设水电站带来的经济利益和如何解决移民安置、环保和文物保护等问题,逐步消除他们的疑虑。

“其他诸如环保评估、工程管理都应该邀请克钦方面参加,在努力维护当地民族利益的同时,还可以在教育、文化、卫生、宗教及商业和生产方面进行长期援助。”石安达说,“总之中国在该项目上不能再急于求成,要耐心细致地做好各方面的工作,制定好整体发展计划,要有将其作为中缅合作在缅北实现共同发展、共同繁荣示范项目的长远规划。”

令狐翰卿表示,事实证明战争手段不能解决缅甸国内的复杂矛盾,在没有更好的方法以前,协助缅甸国内各派力量维持现状应该成为中方的首选政策,“如果做好了这些工作,数年后密松水电站项目重新开始是有可能的,同时这样的思路也适用于中国在缅甸的其他投资项目”。

<--分页-->

 jinghpawland.com

请扫描左边的黑白二维码图片,即可识别关注“景颇大地”公众号



0% (0)
0% (10)
0
 

新闻推荐

    暂无相关信息!